黑历史制造机嘟嘟嘟嘟嘟——

你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,那就掐死他

时风灯:

孙黯特仑苏。:



当我谈抄袭,我谈些什么。



我他妈还能谈些什么。



我是一个逻辑思维不太强的文盲,所以我会尽量说得简明扼要,避免给自己装逼的余地。



恰逢某电视剧开播,许多朋友都陷入了这样一种痛苦的境地——身边的人都在吃屎,好心劝他们不要吃,他们不仅骂你多管闲事,还要吧唧嘴。在我之前已有不少有识之士就抄袭这个问题写过文章,谈到了方方面面,展开的角度或尖锐或深刻,我在这里只谈一个点,“屡禁不止”的根源是什么。



三个方面。第一个,有相当一部分...

 

行将就木

随手写下,毫无意义。也许是在尝试不同的文风?

*************

我在海底行将就木,唱着你的歌老去。

 

“我有个大家庭,曾经。”歌手说。他的声音让我想起透明玻璃罐里琥珀色的陈年蜂蜜,我几乎能从每一个转音里嗅出那种甜甜的味道。“姐妹寥寥可数,兄弟却很多。他们是战士、工匠、学者、猎人……”

他好听的话音突然停止了流淌,可能是因为潮湿和咸味载着海风从半开的窗户里涌了进来。我不由得提醒他。“还有个乐师和歌者呢。”

歌手浅蓝色的眼神在从老玻璃透进来的阳光下一滞,于是我担心我说错话了。但他什么也没说,只是微微笑了一下——不对,他也没有笑,脸上仍是淡淡的,一点表情都没有。但我...

 

威尼斯不眠夜

贡多拉船夫埃兰迪尔×渔家少女埃尔汶

少女傻白甜小短篇

威尼斯的夜色从远方的穆拉诺岛踏水袭来,在淡咸的空气中迅速晕开。夜晚所笼罩的宽大黑衣像是修士的道袍,包裹的却是一具轻浮而桀骜的躯体。

威尼斯的夜,属于舞蹈、欢宴,和朝升夕灭的爱情。这亚得里亚海上的女王夜夜燃起一城灯火,等待谎言和真情在裙裾间流窜。

在夜色中埃兰迪尔用黑色的船桨划开碧水,一点点远离那片笙歌夜舞的繁华地区。他不向往那里,从来都不。他爱恋的只有星光,而非人世间的烟火。

可星辰又该怎样才能被凡人所撷取呢?难道他要用自己的苦恼去筑起一座高塔,去试图够到天宇的一角?

埃兰迪尔在逐渐变得更暗的空气中叹了一口气。威尼斯...

 

© Laurealcar | Powered by LOFTER